一個已棄之人

黃暴小清新,女性主義者,文風囉嗦,最愛James Franco

[盾冬AU]After Hours 課餘時間 Chapter 6 Part II

無授翻 侵刪歉

by OhCaptainMyCaptain 原文


譯者: @Why So Awesome 

Beta: @AZhi 


上一章節:Part I


寫下來,這是比直接告訴Bucky更簡單的方法。但這似乎太殘酷了——老實說,Steve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得到,尤其是現在他們的關係這么緊張的情況下。而且他們還剛剛結束了一場如此的性愛。現在分手——操,他們都沒有真正在一起過怎么能算“分手”?——會太令人意外也太不公平。而Bucky,他對Steve現在的感覺這么強烈,Steve呢...呃,他已經完全了解他此刻是多么糟糕操蛋。Bucky只要流一滴眼淚(甚至可能不用),Steve就會徹底歇菜把一切都收回。

 

於是他說服自己最佳方法是逐漸拉大他們的距離。Steve從未認為自己是什麼好點子大師,他知道在這整件事中,他已經被證明是沒有什麼好主意的人,「壞主意大王」。所有關於Bucky的事情上,他做的都是各種零星的愚蠢做法。如果這些主意能集結成一座城,Steve無疑是當之無愧的市長。

 

不是說他自大到覺得這個計劃有多厲害。某种程度上,他對此感到卑鄙,像是在騙人,而他不喜歡這樣。他覺得他應該快刀斬亂麻,但他也同樣不喜歡這樣。不然他還有什麽選擇?結束一段關係從來都不容易——更別説這人比他年少那麽多。而且這是Bucky,結束這一切比叫停一段無意義無感情的霧水情緣難太多。

 

他從短信開始。試著別太頻繁回復信息。如果他要這麽做,他會故意比往常久一點才去回復。他需要重新整理他的思緒, 改變那種一收到Bucky的信息就馬上出現的‘我得馬上跟他回話’的習慣,變成‘我絕對不需要這麽做’。不幸的是,改變自己的習慣並不能改變他對此的感覺。無論他是馬上回復Bucky還是故意拖個半小時,直到他回復了Bucky才會感覺對頭。

 

接下來的兩個星期,他開始找各種藉口不讓他們在一起。Bucky會問他們能不能見面,有時候Steve會撒謊,強迫自己露出真誠的抱歉並解釋他已經有其他計劃。有一次,他甚至在最后一刻把他們定好的計劃撒謊取消,因爲那天他覺得自己特別脆弱,如果Bucky過來的話,Steve一定會跟他上床的...也許還會試著再次跟他做愛。

 

他想——從那天晚上開始那種感覺已經深深刻入他的骨髓。他越是想推開Bucky,他們之間那道無形的羈絆就越是把Steve大力往Bucky身邊拉。他需要。但他知道就連擁有都是自私的。 於是取消會面似乎是正確的做法。,

 

最難過的部分是,他意識到Bucky感覺到發生了什麽不對——因爲Steve表現變了。但每次,他只是默默承受這一切。因爲Bucky對於周六發生的事情真的感覺很不好,不論Steve如何堅持告訴他無需道歉,他依然如此。Steve的錯誤在於他以為已經表現得至少挺令人信服的了,但Bucky仍能看穿Steve異常的舉止,不過他把這個更多地歸咎於那天晚上發生的事。

 

於是他對此全盤接受。每當Steve說他不能見面的時候,他的臉上總會閃過一絲失望及困惑——那是個無聲的疑問:他仍然為那個「我愛你」的問題生我的氣嗎?我怎麼樣去彌補?——但他接著只會露出一個真誠而謙和的笑容回答,“噢...好的,我理解,沒事。那麼,明天怎麼樣?”

 

對了,「明天」總是會出現。每次Steve都非常掙扎地拒絕了共度一個晚上的要求,但他做不到連續拒絕兩次。所以他們現在見面的次數大概是他們剛開始時候的一半,至少他們還在見面,事情比之前還要複雜——居然還比之前更他媽複雜。

 

他們的約會通常都一樣:摟摟抱抱,吃吃喝喝,屁事不幹。那個無法忽視的問題就在那裡,大得能把他們倆呑噬,哪怕他們斗膽試圖前進一步。Steve想在减少和Bucky的卿卿我我以及和Bucky共處一室之間取得平衡。先减少百分之十,再是百分之二十,再是...

 

Bucky總是會問是不是一切還好,他會說一些像是“你最近有點心不在焉”之類的話,然後Steve可以捕捉到他眼神中的擔憂,還有自我懷疑...就是那種既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他有做沒有做錯什麼?),還有為什麼Steve不再像以前一樣向他露出微笑了。Steve真心不會撒謊,每一次他都回答他沒事,Bucky沒有做錯事。他撒謊因為他是個懦夫,他完全可以在任何一個晚上和Bucky分手,但他害怕自己做不到。他不斷告訴自己再過一些時間,他就會做好準備,他會足夠堅強做出正確的事。於是,他不斷陷入一個又一個的錯誤的死循環中。

 

可是,Bucky依然接受了。他沒有逼問,哪怕他並不相信「沒事」這套。Steve發現他們擁抱時,Bucky會抱他更緊。他想Bucky是不是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將要發生什麼事。這讓Steve開始憎恨自己,如果一個月前他就叫停,Bucky就不會這麼難過(他也不會。),他也不用搞這些小心翼翼的策略想讓Bucky對他的在乎少一些好讓他們從這段關係中一點點抽身出來。這樣他才可以和Bucky結束一切,Bucky會比好更好一些,可以不用心碎欲絕而去。

 

本來Steve可以徹底結束一切的。不該這麼難的。

 

最壞的是,只要他們在一起,他們還會上床,而且感覺越來越接近他真正的做愛的那一次。如果他們以前並沒有過那感覺,現在的那種絕望就完全不一樣。Steve會盡可能讓他的吻保持純潔,杜絕任何可能引向性愛的進展。但Bucky會不斷向此努力,Steve可以感覺到Bucky有多害怕Steve不再像以前一樣觸摸他,而他甚至不知道他的恐懼來自哪。一開始,Steve還以為自己做得很好——可以保持三次見面而不上床。

 

但結果這變成了Bucky不讓Steve別過頭去,他一遍又一遍地親他。如果Steve退開,Bucky會扶著他的臉頰馬上把他拉回來。然後,在親吻中,Steve會感受到Bucky的困惑和傷痛。因為Bucky會把他壓倒,一條腿跨騎著他,因為Bucky會瘋狂地摩擦他,好像要是他不夠快把Steve弄硬,他馬上就會輸掉這一刻,也會失去Steve。

 

最後,只是聽到Bucky顫抖地說出「求你」,Steve就再也無法忍耐。他雙臂馬上環住了Bucky,Bucky也隨即翻身躺下。Steve從他高尚品格的道德制高點墜落,一如Bucky的衣服。他們的動作匆忙、狂熱而笨拙,跨騎的動作粗暴,正如他們往常的操幹一樣,滅頂般的動情,又如那個周六的夜晚。Steve全程緊緊抱著他大力撞進他身體,Bucky在每一下頂撞之下哭叫——如此大聲而充滿愉悅,卻帶著一絲傷痛。

 

那疼痛並非生理上的,不。是那種深入内心的痛。那種讓Steve憎恨自己的痛,這種痛比每次他看到Bucky臉上的悲傷而知道自己就是其原因的心痛更多一點。他是唯一的原因,沒有別的藉口。

 

從他們一開始,就是這樣,每一次他們在一起,都是這樣。Steve知道自己得改變這個現狀。他所做的就是向Bucky表露出自相矛盾的信號:一方面他表明他無法像以前一樣那麽多時間陪伴Bucky,但另一方面每次他們獨處的時候他又放縱自己和Bucky上床。他專門選擇了第一種做法因爲他希望能讓Bucky覺得不開心從而沒那麽愛Steve,這麽的話,分手的痛就不會太深。他知道繼續保持肉體關係對他們倆都沒有好處。Steve也知道,如果Steve依然讓Bucky感覺他們應該在一起,他不能期望Bucky會有希望放手或者放下Steve。

 

客觀地說,Steve知道這一切都讓他成爲了一個混蛋。每一天,他都這麽告訴自己。但主觀地說,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放手。那種他釋放的感覺那麽糾結因爲他現在也不比Bucky好受。他失魂落魄——“天人交戰”根本無法足以描述。

 

他需要搞好自己的事,馬上把一切都結束。到了此刻,無論他怎麽做他們倆都一定會傷心欲絕。

 

又過了一個星期的週三,今天Steve特別不舒服。他似乎甚至坐不住,他不得不打電話讓他們找人替他上課因爲他整個早上都覺得要嘔吐了。謝天謝地的是,因爲Steve在工作以來這麽多年幾乎沒動用過他的病假,他很輕鬆就請假了。

 

Bucky整個下午都在給他發信息,哪怕Steve提醒他還在上課,應該專心聽講之後也是。Bucky的每一條回復都無法讓他心情輕鬆起來:

 

“你這傻瓜,我太擔心你了,根本沒法集中精神。:( ”

 

“順便說說這個代課老師糟透了。他們找了Jameson,你見過他嗎?如果你還沒有我告訴你他是個超級無敵大混蛋。這讓我更加想念你了。 :(:(:( ”

 

“別再讓我不給你發信息了。我得確保你沒有因我而死 :P ”

 

“你那麽難受,那我今晚還過來嗎?”

 

通常來説,這是個絕好的機會讓Steve找個藉口逃避見面。但是這一次,Bucky的到來正是Steve所需要的——背後的原因讓他的内臟都糾結成一團,胸口發緊了整整一天。當他回答說“好的”,他依舊想和Bucky見面,Bucky——毫不知情地——回答“好極了,我想念你快瘋了 <3 也許今天晚上我可以來照顧你 :) ”

 

如果Bucky知道真相的話,天啊,Steve真是一個超級無敵大混蛋。Bucky什麽也不知道,完全不知道——Steve是一個壞得透頂的賤人。他已經做出了決定,他得結束這磨磨蹭蹭,刀一揮眼一閉。其實他是昨晚決定的,所以他今天一整天心理壓力這麽大。再一次,他有那麽一丁點是完全徹底不想分手的,那部分的他依然想説服自己別這麽做。

 

他不想和Bucky見面分手。那一丁點的聲音努力爭辯,他可以将这个計劃狠狠甩出來然後說管他呢...讓Bucky再次擁抱他,也讓他回擁他,讓他們再次在對方的身體迷失——因爲這麽做,比說告別容易太多。

 

這樣的選擇當然簡單多了,但這也是個自私透頂的選擇。Steve的其他部分這麽反駁。因爲他不能再對現實視而不見了。要麽他就和Bucky今天分手,要麽在一個月之後分手,但無論如何,他都不得不結束這一切,因爲他已經説服自己這是唯一貌似合理的選擇了。

 

晚餐後不久,Bucky就過來了,Steve的神經放鬆了一會。他本來已經堅定不移在Bucky出現之後儘快和Bucky開展這個對話,但他...到了那一刻就是做不到。他忘記了他計劃好要說的話,他的腦袋一片空白。他甚至突然不知道該如何開始這樣的話題,於是那個晚上,他絞盡腦汁想如何開口,時間不斷流逝。

 

當他們看電視的時候開始了。這個晚上比平時的還要不對勁,具體原因是因爲Bucky來了之後不斷想要抱抱,Steve一直各種躲避不讓他真的抱上。他的身體語言僵硬而疏遠。這很容易讓Bucky清晰地感覺到尷尬。Steve的眼睛一直在電視上,好像電視比世界上別的東西都要有趣,他的餘光能看到Bucky掃了他好幾眼,可是Bucky什麽都沒說——他在Steve身邊依然小心翼翼,就算幾個星期過去了,非常努力地好好表現別讓他們之間(就他所見)變得更糟。

 

電視上播放了一個法國藍帶廚師學院的廣告,Steve在他想得更周全之前就開口了:

 

“你有想過大學到哪裏去讀的問題嗎?”他問,依然盯視著前方。

 

Bucky在他身邊放鬆了一些,他覺得這算是氣氛變好了一點點,因爲Steve跟他説話了——而不是不理他——而這讓Steve沒法感覺更糟了。“嗯,大概,”他回答,轉過身來面對著Steve,他的手肘搭在沙發背上,手撐著頭。“在紐約大學和加州大學之間吧我想,不過我覺得我會選紐約大學。”

 

早在下半學年開始的時候,他們已經多多少少討論過了。Bucky收到了好幾個學校的獎學金,那些學校全部都努力説服Bucky他們那兒才是最適合他進修的地方。上一次他們談起這個問題的時候,Bucky說過他已經把選擇精簡到上面所提到的兩個學校。

 

那時候,Bucky可能會選擇加州大學的想法讓Steve很害怕(儘管他從沒有流露出來,他也不能),因爲他和Steve之間相隔一整個國家的話實在太不真實了。想到幾乎再也沒辦法見到Bucky,讓Steve像是被活活撕開——到現在依然如此——但他那時候也知道如果Bucky因爲他而感到内疚的話,他可實在不可原諒的自私。他全心全意為了Bucky長遠的福祉(當然)。如果一個月前Bucky告訴他要去加州大學,Steve可能會崩潰,但他一定會同樣全力支持Bucky的選擇。

 

如果Bucky選擇留下的話他内心會更高興。可這只是那時候的感覺。

 

而現在...

 

“你確定那兒是你真的想要去的地方嗎?” Steve小心地問——他依然看著電視,沒有對上Bucky的眼睛。他盡可能隨意地問,但似乎有點隨便過頭了。不幸的是,他那管不住的嘴還在繼續說,“我不希望你太早做決定,只是為了紐約大學和我在同一個地方。”

 

Bucky靜默了一下,然後他還沒吐出一個完整的音節就發出一聲奇怪的聲音。Steve終於看他了,Bucky雙眉緊皺,眼睛眯起,但他露出了不解的微笑。“這可...有點自以爲是哦,你覺得呢?”他想把這句話變成玩笑。“我是說,我告訴過你我多年來一直想去紐約大學——早在你出現之前就是了。”

 

Steve聳肩,努力地讓自己的臉部表情保持自然。“我知道,我只是覺得...我不知道,也許你最終的決定會因為你的想法現在有點被左右了。”

 

Bucky伸手覆蓋著他的手。“Steve,如果我選了紐約大學,那是因為那裡是我想去的地方,而不是因為我覺得要為了你不得不這樣做,好嗎?” 他語帶安撫地說。但這一點作用都沒有因爲Bucky所說的一切讓Steve覺得更難受了。“還有,嘿,這也算一個額外的好處吧,我當然願意能在你身邊繼續見到你,也許這不是我選擇在紐約讀書的原因,但絕對是我做決定時會考慮的因素。”

 

Steve幾乎發出一聲沮喪不已的聲音,但他太忙於假裝自己不是個徹底的混蛋。唉,Bucky還沒明白呀。

 

“我只是想確保在你做決定之前你已經做好調查功課,就這樣而已。” 他回答。“權衡你的選擇——所有的選項...加州大學有非常好的心理系,而且,我是說,你還沒去過那麽遠的西邊,到那裏也是給你一個機會去見識見識,旅遊一下。你也說過你一直都想去走走的。”

 

Bucky的笑容開始消失。他眨眼的速度加快了一點,看上去依然一臉困惑。他眯起灰色的眼睛,笑容幾乎微弱不可見。“如果我不知道的話,我真會以爲你想叫我到那兒去。”

 

他依舊強迫自己的聲音聼起來輕快,帶著玩笑。但他的語氣開始隨著語句變得平板,最終變得不確定。他現在的表情也非常明顯地不确定。

 

Steve移開視線,習慣性地咬住了臉頰内側,而這是一個錯誤。他應該覺察的,因爲這是他對某事感到内心不安的時候才會有的動作。而不幸的是,Bucky對此一清二楚。“我只是隨便說說,Buck,就這樣而已,”他嘟噥,勇氣已經流失了很多。“就...忘掉我說過的吧。”

 

他現在他媽的嚇壞了,不知道是該繼續下去呢還是夾著尾巴逃跑並承認失敗。他一點都無法確定他還有沒有任何勇氣去離開Bucky,甚至有沒有膽量進行這對話。

 

“Steve...”Bucky慢慢地說。他現在的笑容完全消失了,聲音低沉,努力想表現得冷靜卻完全不行。“怎麽了?”

 

“我就只是隨便說說,你永遠不知道什麽是最適合自己的除非你嘗試一下,”Steve說。

 

Bucky稍微擡起了眉毛,嘴巴不由地張開。他發出了一聲嘲弄中帶氣聲的無笑意的笑聲,然後他對自己搖搖頭並反駁,“等等,讓我理清你的意思:你希望我去加州大學?突然之間,遠遠離開你跑到在這個國家的另一邊?哦,不好意思,因爲你想我'考慮我所有的選擇',是這樣嗎?” 他模仿著Steve的語氣說。

 

他發現了Steve的欲蓋彌彰。現在Bucky把他逼進了牆角。

 

“發生什麽事了?”Bucky繼續說。“真的,究竟發生了什麽事?你這幾個星期一直都奇奇怪怪的——我是認真的,Steve,究竟怎麽了?”

 

Steve眼睛垂下盯著自己的手,他的手正緊緊曡在膝蓋上。他感覺臉在發燙,心跳加速,恐慌還有腎上腺素穿過他的身體,他幾乎覺得要昏倒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看回Bucky並繼續...他故作冷靜地告訴他,“我覺得我們需要分開一段時間。”

评论(8)

热度(63)

  1. 撒尿柔丸一個已棄之人 转载了此文字
    感觉要BE 吖! 慎点慎点! 怎么会这样…